历史烟尘下化妆品罕为人知的轶事
2014-07-06第33期

考古所复原的埃及艳后的妆容已经成为永恒、雅歌的没药百合装饰了圣洁的爱情、屈原离骚中的香草美人留芳千古、红楼梦中那些各色女子所使用的胭脂黛粉迷花了人眼……透过历史的烟尘,一窥那些罕为人知的化妆品轶事。

一、古代对化妆品的使用
一、古代对化妆品的使用
一、古代对化妆品的使用

在原始社会,一些部落在祭祀活动时,会把动物油脂涂抹在皮肤上,使自己的肤色看起来健康而有光泽。

 

历史烟尘下化妆品罕为人知的轶事

真正的审美意义上的化妆就是从古埃及开始的,起初,古埃及人是为了保护眼睛,用西奈半岛产的孔雀石(具有杀菌作用)制作的青绿色粉末来涂抹眼睛、画眼线,并将眼睛画很长,眉毛也画的很重,使人感到了美感。埃及艳后眉角那带着几分倔强几分妖媚的长长的眼线,是古埃及人最具标志性的化妆风格。

 

香料则是最早的化妆品,埃及贵族沐浴后使用的香油香精便是香料工艺最早的产品,此外圣徒朝圣时用于涂抹全身的芳香物油脂,以及用于防腐处理的药物也都是香料。

 

历史烟尘下化妆品罕为人知的轶事

公元前4世纪时,几乎所有希腊的女性都开始化妆,大量使用香水和化妆品,用锑粉修饰眼部,用自制的白铅化妆品改善皮肤的颜色和质地,面颊及嘴唇则涂抹朱砂。

 

历史烟尘下化妆品罕为人知的轶事

古罗马人继承了希腊人雪白的肌肤和朱红双唇的化妆习惯,还用植物混合朱砂制成胭脂来染红双颊和嘴唇,同时更加注重眼部的化妆,喜欢用墨黑的颜色画眉和睫毛。

 

历史烟尘下化妆品罕为人知的轶事

在文艺复兴时期不论男女,出门时必不可少的服饰之一就是面具,在此时期有一个美容协会,专门发明实验各种新型美容产品及配方。

二、雅歌中的没药乳香膏油
二、雅歌中的没药乳香膏油
二、雅歌中的没药乳香膏油

《雅歌》是旧约诗歌智慧书的第五卷,诗歌的作者应该是大卫的儿子所罗门王。作者在诗歌中提到十几种香型植物,其中多种都是当时以至如今都非常著名的“化妆品”。

 

1:12王正坐席的时候,我的哪哒香膏发出香味。

历史烟尘下化妆品罕为人知的轶事

哪哒香膏为红色,是由哪哒树制得的香膏,在古时候是很受欢迎的香料,当时这种香膏都从印度进口,因此十分珍贵,一斤香膏的价格约等于一个工人整年的薪资,所以只在特殊的节庆中才使用。

 

1:13 我以我的良人为一袋没药,常在我怀中。

历史烟尘下化妆品罕为人知的轶事

没药,为橄榄科植物地丁树或哈地丁树的干燥树脂。希伯来人将没药树枝制作成各种芳香剂、防腐剂和止痛剂。在《拜地依药书》有记载:“防腐除臭等。治狐臭,阴部臭味等。”

 

3:6 那从旷野上来,形状如烟柱,以没药和乳香并商人各样香粉薰的是谁呢?

 

4:6 我要往没药山和乳香冈去,直等到天起凉风,日影飞去的时候回来。

历史烟尘下化妆品罕为人知的轶事

乳香是一种由橄榄科植物乳香木产出的含有挥发油的香味树脂,古代用于宗教祭典,也当作熏香料(制造熏香、精油的原料)使用,乳香精油也可涂抹脸部,抗皱。乳香在西方的宗教场合很常用。根据圣经记载,来自东方的贤士带了黄金、乳香和没药去伯利恒朝圣,将其奉献给降诞于人间的耶稣。

 

4:10你的爱情比酒更美。你膏油的香气胜过一切香品。

历史烟尘下化妆品罕为人知的轶事

原料是500舍客勒(约6千克)的没药,一半数量(约3千克)的香肉桂,250舍客勒(约3千克)的菖蒲,500舍客勒(约6千克)的桂皮,和一欣(约4升)的橄榄油。

历史烟尘下化妆品罕为人知的轶事

这种膏油是用香草和橄榄油调成的。以色列和埃及等地的人沐浴之后,喜欢抹膏油,犹太人也用香膏膏尸体,以示对死者的尊敬。古时的兵丁,常用油抹盾牌,使敌人射来的箭向旁边滑去。膏油还是最古老的的香水,古以色列人有使用膏油护肤的习惯,远远早于后期法国的酒精香水。而在旧约中,只有三种人可被涂油或称膏立,就是祭司、先知和君王。

三、从文质彬彬到香草美人
三、从文质彬彬到香草美人
三、从文质彬彬到香草美人

论语有言“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这说明中国人成熟比较早,从古代起就在审美和化妆上达到很高的高度。在汉代公务员没有不化妆的,《汉书·佞幸传》中载有:“孝惠时,郎侍中皆冠、贝带、傅脂粉。”南北朝时期还好熏香,“服丹行散后,香飘万里”。士族贵胄弟子更好如此,“胡粉饰貌,搔头弄姿”。那时比较讲究男女平等,南北朝流行女装与唐朝流行女穿男装都没什么值得惊讶之处,女人拿着高价买香粉来打扮自己男人也不足为异。

历史烟尘下化妆品罕为人知的轶事

屈原的作品,塑造了“香草美人”的经典形象,士人高洁,不但是在品行上,在外在的仪容上,也必须美。高髻笏簪,衣冠楚楚,都是熏香过的,随身还佩戴各种香草香花制成的香囊,这些香花香草香囊熏香,就相当于当时的化妆品。

历史烟尘下化妆品罕为人知的轶事

椒聊

在其经典作品《离骚》一诗中,总共才300多句,而提及香花美草的地方竟不下40处。

历史烟尘下化妆品罕为人知的轶事

白芷

王逸《楚辞章句·离骚》序有言:“离骚之文,依诗取兴,引类譬喻,故善鸟草香,以配忠贞;恶禽臭物,……” 统计了楚辞的香草香木共有三十四种。其中香草有二十二种,包括江离、白芷、泽兰、惠、茹等,香木有木兰、椒、桂、薜荔等十二种。

历史烟尘下化妆品罕为人知的轶事

蕙草

“兰”“椒”“芷”“蕙”皆为名贵香草,除了以香草香木譬喻人格高洁,其中的一些诗句还反映了当时服饰美容以及社会风气中的一些习惯。譬如 “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是先民采摘香草的一个典型,“溘吾游此春宫兮,折琼枝以继佩。及其荣华之未落兮,相下女之可贻”描述了采摘香花相赠的现象,这些诗句反映了当时社会普遍重视仪容修饰化妆的风貌。

四、红楼梦里的胭脂黛粉
四、红楼梦里的胭脂黛粉
四、红楼梦里的胭脂黛粉

红楼梦是我国古典文学的高峰,也是一部被称作“百科全书式的小说”。内容涉及广泛,不但刻画了200多个人物,其他当时社会的各个方面都有详细描述。其中大观园里的姑娘丫头们所用的化妆品,也是刻画地具体而微。

 

黛玉进贾府、宝黛初见时,宝玉对探春杜撰说“西方有石其名为黛,可代画眉之墨。”这说明当时女子使用化妆品是非常普遍的。

 

其中一些比较有名的化妆品如下:

 

1、玫瑰露

历史烟尘下化妆品罕为人知的轶事

《红楼梦》第60回,五儿的娘将女儿从芳官处得来的玫瑰露分了一半送给她得热病的侄儿,家里人从井上取了凉水,和着给病人吃了一碗,她侄儿顿觉“心中爽快,头目清凉”。

 

玫瑰露是取玫瑰花蕾的精华制成。传说杨贵妃保持肌肤柔嫩光泽的最大秘诀,就在她沐浴的华清池内,长年浸泡着鲜嫩的玫瑰花蕾。

 

2、蔷薇硝

历史烟尘下化妆品罕为人知的轶事

《红楼梦》第59回:“一日清晓,宝钗春困已醒。于是唤起湘云等人来,一面梳洗,湘云因说两腮作痒,恐又犯了杏斑癣,因问宝钗要些蔷薇硝来。”

 

蔷薇硝是一种药用化妆品,其成分由蔷薇露和银硝合成。

 

3、茉莉粉

历史烟尘下化妆品罕为人知的轶事

《红楼梦》第44回,“宝玉忙将一个宣窑瓷盒揭开道:这不是铅粉,这是紫茉莉花种研碎了,兑上香料制的。平儿倒在掌上看时,果见轻白红香,四样俱美,摊在面上也容易匀净,且能润泽肌肤,不似别的粉青重涩滞。”

 

据《本草纲目-拾遗》载,紫茉莉研成粉末,取粉擦脸可除面斑等,使面部光洁、白皙,有美容之功效。

 

4、茯苓霜

历史烟尘下化妆品罕为人知的轶事

《红楼梦》,在第六十回看到了茯苓霜:“他嫂子因向抽屉内取了一个纸包出来,拿在手内送了柳家的出来,至墙角边递与柳家的……”其实,茯苓霜就是碾碎的白茯苓的粉末。第60回中还详细介绍了茯苓霜(碾碎的白茯苓末)的服法:“第一用人乳和着,每日早起吃一钟,最补人的,第二用牛奶子,万不得,滚白水也好。”

 

白茯苓味甘、淡,性平,能祛斑增白、润泽皮肤,适于气血虚寒导致的皮肤粗糙、萎黄、黄褐斑、色素沉着等。

 

5、冷香丸

 

薛宝钗天生体内有热毒,不得出,需冷香丸医之,方可芳华永驻。

 

冷香丸配方极为复杂,就不一一细说了,其成分中的白牡丹、白荷花、白芙蓉、白梅花均有养颜,滋养肌肤,增白,抗衰老作用。

 

6、胭脂膏子

历史烟尘下化妆品罕为人知的轶事

宝玉入家塾那天去辞黛玉,嘱咐黛玉说胭脂膏子等他回来再制。

 

凤姐泼醋平儿理妆那回,平儿在怡红院重新梳洗打扮,宝玉献殷勤的给奉上自己做的粉和胭脂,提到了胭脂膏子的做法说是“上好的胭脂拧出汁子来,淘澄净了,配了花露蒸成。”

五、19世纪——只有那些出身不好的女人们才涂抹胭脂
五、19世纪——只有那些出身不好的女人们才涂抹胭脂
五、19世纪——只有那些出身不好的女人们才涂抹胭脂

气色饱满,面色红润,几个世纪以来,这条评判美丽的准则经久不衰,拥有亮丽的肤色因而成了美丽的代名词。从路易十四时代到路易十六时代,所有宫廷贵妇均是在脸上涂抹一层厚厚的白色铅粉之后,再往颧骨上涂一层朱砂。整个化妆的手法都展现在众人的面前:在如同面具一样的脸庞上,红色的脂粉晕染开来,直至下眼睑。

 

但当时医生们对此惊慌不已,原因在于这些以朱砂为主要原料的脂粉内含硫和汞,对身体具有毒副作用。1778年,皇家医学院开始分析脂粉的化学组成,随后对公众公开。而在这之前,一个名叫安东尼·勒·加缪(AntoineLeCamus)的人在他的著作《保持美丽的艺术》中提到过一种代替脂粉的方法,那就是将猩红色缎带浸泡在烧酒中,随后将其涂抹在脸颊上。

 

整个19世纪都在奉行着这样的美丽法则:皮肤要像象牙一样白净光亮,只有那些出身不好的女人们才涂抹红色的胭脂——交际花、女演员、歌手和妓女。在《上流社会的学问》一书中,巴桑维尔(Bassaville)公爵夫人这样说道:“杰出的女性从不穿戴白色的衣服,从不涂抹红色的脂粉。”

六、经典记忆——一度盛名的国货化妆品
六、经典记忆——一度盛名的国货化妆品
六、经典记忆——一度盛名的国货化妆品

历史烟尘下化妆品罕为人知的轶事

当老品牌护肤品百雀羚被“第一夫人”彭丽媛作为“国礼”送出后,不少国货化妆品像是肤安、雅霜、永芳等老品牌护肤品也随之蹿红。随着复古风的掀起,这些看似“老土”的国货成为了最新潮流的代表。

历史烟尘下化妆品罕为人知的轶事

没有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没有奢华耀目的精美包装,“默默无闻”的经典国货护肤品之所以能迎来春天,网友的追捧可谓功不可没。

历史烟尘下化妆品罕为人知的轶事

在现代人看来,这些老字号国货物美廉价,与大牌子护肤品相比价格相当“白菜”。但原来,早在那个买任何东西都需要凭证购买的年代,这些商品,像是永芳美容霜、美颜宝粉底、雅霜都是属于“奢侈品”。

历史烟尘下化妆品罕为人知的轶事

在雅霜、永芳这些“奢侈品”之外,同年代更为大众化的,当然还是百雀羚、片仔癀、安安等经典国货,因其实惠的价格、给力的功效,时到今日仍深受不少年轻人的青睐。

从蒙昧时代,人类就装饰打扮自己,开始使用化妆品了。氏族部落的野蛮人狩猎时就在身上涂上彩色染料,而朝圣的人们会焚香沐浴,从内到外洁净一新,此时化妆品既是装饰,也有仪式的功效。到了近代,随着观念的革新和工业革命带来的飞速发展,化妆品大放异彩,本着女为悦己者容的理念,女人们在变美的道路上,不惜付出血本,在自己的身上脸上大肆做着化学实验,而男性香水等特殊类型化妆也丰富了化妆品的历史。只要人的爱美之心还在,化妆品的故事一定会越来越精彩。

蒋文景 罗君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