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铬污染,催生死亡村

lyl| 2011-08-18 16:18:17
阅读()

近日,一则“云南5000吨剧毒铬渣倒入水库,污水威胁珠江源头”的消息受到众多网民关注,成为各大论坛的头条热帖和微博热点。帖子称:云南曲靖有5000吨铬渣倒入水库,致使水库致命六价铬超标2000倍。事后云南将30万立方米受污染水,铺设管道排入珠江源头南盘江。


云南省曲靖市陆良县,位于铬污染源最近的兴隆村是远近闻名的“死亡村”,据村民说,该村每年至少有6至7人死于癌症。患肺癌晚期的村民依照偏方每天要生吃50多只臭虫来缓解病痛。

 

 


13日晚间,曲靖市发布新闻通报对此做出正面回应,承认“铬渣污染事件”,称非法倾倒的铬渣系与云南省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签订协议、承运该公司的铬渣到贵州进行处理的两名承运人所为。两人在承运铬渣过程中,受节省运输费用的眼前利益驱动,共在麒麟区三宝镇、茨营乡、越州镇的山上倾倒铬渣140余车,共计5222.38吨。但否认直接将“铬渣污染水”排入南盘江,并称南盘江水未发现六价铬超标,引发了网友新一轮的关注。


8月14日,记者来到云南省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对“铬渣污染事件”进行了采访时,获得了另一个消息:在该化工厂后门一个露天铬渣堆放处堆放有28.84万吨铬渣,这个堆放处距南盘江只有一条土路之隔。而如此庞大数量的铬渣堆,不论是搬运或者是处理都将是一个巨大的工程。


记者赶到现场时看到,露天堆放点堆放着两座山高的铬渣,其中一座铬渣山已被挖开,一群工人正忙着盖石棉瓦房,人工给铬渣山制作雨衣。旁边的一座铬渣山则依然保留原状,铬渣堆上覆盖有一层厚厚的红土,并种有不少桉树。

 

云南省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左国荣告诉记者,这个露天堆放点堆放的铬渣共有28.84万吨,是前任经营者在1989年至2003年间累积遗留下的。以前的处理方式主要是在底下铺好防渗层,再在铬渣堆上盖上一层土。现在他们正在对堆放点进行拦护墙加高工程和防雨工程。


随着近日媒体报道“云南曲靖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5000多吨工业废料铬渣非法倾倒导致污染”引发关注。14日,由国家水利部珠江水利委员会组成的专家组对曲靖的三宝镇张家营村、越州镇黄泥堡村,还有麒麟区铬渣非法堆放点进行了取样调查。目前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要在评估后才能判定是否对南盘江水系造成水体污染。


曲靖市副市长陈军也针对此次事故作出回应称,铬渣非法倾倒致污事件发生后,曲靖市以及麒麟区、陆良县立即组织人员清理倾倒在麒麟区的铬渣,到6月17日现场清理工作基本完成,共清理铬渣及受污染的泥土9130吨;对受污染的三宝镇张家营村委会黑煤沟的一处100立方米左右的积水潭积水,全部抽运到陆良化工实业公司进行了处理;为防止叉冲水库受污染的水渗透至黄泥堡,有关部门及时在黄泥堡入口前方建了一座拦水坝,把近3000立方米受污染的水拦蓄了起来,并由曲靖市环保局组织专业人员,对叉冲水库当时蓄积的约4万立方米水和拦蓄下来的近3000立方米水,进行了还原、解毒处理,水质达到安全排放标准后排放。


  五千多吨中毒化工废料,为什么可以被随意倾倒乡村,一起可能波及三个省区,影响极其恶劣的铬渣污染事件,为什么三个多月之后才刚刚发布消息?


  羊死了,猪死了,水也不能喝了,面对百姓安全,环保职能部门只是摆设?


  真实的信息迟迟没有出现,传言就会越来越广。当公众和舆论开始强烈关注,一起发生在三个月前的曲靖市铬渣污染事件才慢慢浮出水面。


  8月12日,《云南信息报》用了两个版面详细报道了发生在曲靖市麒麟区岳州镇的村民遭受化工废料铬渣的污染侵害情况。当天,曲靖市政府就在及官方微博生称,正召集相关部门迅速展开调查,动态监测好水质,限期整改,确保安全。对失职、渎职的责任领导严格责任追究,对违法业主依法严惩。


  事实上,曲靖铬渣污染早在今年四月就已经陆续出现。


  村民们发现,放养的山羊出现了莫名其妙的死亡,并将事件上报,经过有关部门调查,造成牲畜死亡的这些铬渣,都来自于云南陆良和平化工有限公司。这些剧毒废料本应送往贵州一家专业处理厂,但却因两个承运人为了节省运费而被随意丢弃在了曲靖市麒麟区的多个地点,总量达到了5222.38吨。


  白岩松说,看到这儿,可能首先应该感谢的是死亡的77头牲畜,尤其是头一只死亡的羊,因为正是它的死亡导致村民觉得问题不对,因此开始上报,最后引发了比较快速的处理。如果这样的说法还是有些沉重的黑色幽默的话,我们还应该感谢谁呢?当然还要感谢媒体的报道和夹带着不实信息的网上微博。比如有30多人死亡,还有珠江水已经受污染等等。但是正是因为夹带着这样的不实信息,引发了各方的关注,因此引发了更大的关注。大家就开始更快地推进并解决它。其实有的时候谣言或者传言传得比较快,我们为什么不能让更正确的信息更快地出发呢?


本站小编为白岩松的说法鼓掌。我们数量庞大的官员、公务员们呀,为了供养你们用掉了多少国民的税费呀,可是,如果没有传媒包括微博的曝光和传播,你们干什么去了呢?也许你们也不是聋子盲人,你们也知道这些事,但你们只是想捂着,当一日和尚敲一日钟,能捂多久就捂多久。微博由于夹带着不实传言,更让你们恨不得封杀为快。然而,不实传言的产生,正是因为我们的社会缺乏透明度,公民的知情权被限制。


  在这样的过程当中,不管说感谢谁,有两个“两个月”要格外关注。第一,距曲靖方介绍,从四月份开始的时候,不法运输商开始把铬渣倒在山区里。但是到6月12日的时候,羊死亡了,这个盖子才被揭开。中间两个月的时间,当地的环保部门为什么没有注意到,企业又在干什么呢?这是第一个两个月。接下来从6月12日羊死的报了之后,一直到8月12日媒体开始报道,这两个月的时间,当地在信息的传播和公开透明方面为什么不做更多的工作呢?


《第一财经日报》的记者邵芳卿说,我发现陆良化工铬渣事件跟紫金矿业污染事件多处“雷同”,有这样一个链条:长期污染——朝事发——急救瞒报——媒体揭露——政府通报——追究责任——澄清无污染——部委调查……

  
  这里的铬渣大约有28万吨,已经堆放近10年。残留的水颜色让人震惊,正是这个蓄水100亿方左右、被铬污染的积水潭已经让数十头来此饮水的牲畜死亡。神秘的铬渣毒性究竟有多大?据了解,铬渣遇水后会会产生剧毒物质六价铬,而六价铬一旦汇入地表水,或渗入地下水,将对地表水、地下水和土壤造成严重污染,从而也会对人的身体健康造成极大危害。

 

  据专家介绍,铬污染的土壤修复方式一直是个科技难题。现有的三种修复方式都不成熟,也正是由于毒性强,修复难,基于对铬污染的重视,上个世纪90年代我国开始全面整顿铬盐行业,逐步关停并转了40多家铬盐企业。到2005年只保留了25家,而对于残留的大量铬渣,国务院在2005年也曾向全国发出通知,要求所有历史堆存铬渣都要在“十一五”末全部实现无害化处理。但是从云南曲靖的这家陆良和平化工厂来看,国务院的要求显然没有实现,大量残留的铬渣不仅没有进行有效的处理,而且还出现了极其恶劣的随意倾倒事件。

 

 

 

本文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与微微健康网联系。
分享到: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热门推荐

大家都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