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性恋者自述如何享受性生活

园园熊| 2014-06-23 16:37:08
阅读()

 

男女如何进行性生活,很多人都清楚,但是同性恋者之间是如何过性生活的呢?其实同性恋与异性恋一样,都有其正常的生理需求,会需要爱人的爱抚,也希望享受到性高潮。特别是女同性恋,其实她们并不是如外界猜测的性生活稀少,相反,如果是懂生活的,她们的频率也是很高的。

 

同性恋者第一次做爱常常会牵扯很多非“性”因素。我们会感到某种性自由,我们会狂喜、快乐,吓得要死。可能要好几个月,甚至几年,才能完全明白我们性生活中变化的形式:我们喜欢什么,我们各自的障碍是什么。

 

有人以为与女性做爱可以“无师自通”──以为同是女人,我们都会十分了解对方所需要的刺激。不过,事实未必这么简单。

 

“性经验越丰富,我越清楚:己之所好未必是对方所欲,己之所想未必是对方所求。个体差异相当悬殊。各种都需要讨论,但往往没有什么讨论。”

 

“我性唤起很困难,一旦有了性唤起,我能轻易达到性高潮。我的恋人开始容易,但达到高潮很难,会变得十分沮丧。可是谁都不好意思提这事。”

 

“我们的性关系已维持一年半,十分热烈。可是当我们搬到一块儿住以后,性生活突然成了个问题。结果我们发现,我们俩的模式很不一样。她需要聊天,需要通过谈话感到亲热,要完全放松后才能进入状态。而我需要充份爱抚才能放松到亲热的说话,一进卧室我就会向她伸出手去,她立刻就僵住了。几个月我们想探出个究竟来,两个人都觉得糟透了。最后才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在这个艾滋病和性传播疾病传播的年代里,做爱之前与情人讨论一下安全性生活是绝对必要的。认为女同性恋者不会有互相传染艾滋病或性传播疾病的危险,这是个神话。我们有危险。由于用不着和女同性恋人谈论避孕,我们可能会觉得谈安全性生活也难以启齿。但这是至关重要的一点。

 

“她说她以前的恋人们没有一个在和她做爱之前问她是否感染过什么病。听到这里,我目瞪口呆。”

 

由于社会文化的影响,认为妇女不应在“性”方面积极主动;不应公开地寻求性快乐。因此学会如何无拘无束地与同性性伴侣讨论各自的性需求,可能会给我们某些启迪。

 

“和一位女性做爱,难的是需要更经常地说出实情,说出自己真正的感受,在自己感到被动时要去探索,而不是装作感觉良好;如果自己发呆,就要问怕的是什么。”

 

我们可能会带着对妇女有害的异性恋角色模式,进入同性恋关系。无论我们是否曾是异性恋者,那些观念总会出现。我们可能会把下述观念带到做爱中来:

 

认为我们并不怎么喜欢过性生活,可能性欲不强或“性冷淡”。感到性生活还可以,但不够深刻。认为应由恋人主动在她们想的时候做爱。不相信我们的性反应──认为我们和伴侣做爱不可能达到性高潮。在主动做爱方面经验极少。在性生活中不触摸自己,认为(或者觉得同伴认为)对方应做一切。做爱时集中于自己的表现,包括每次都把性高潮作为目标。遭受性虐待造成的情感创伤。

分享到: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热门推荐

大家都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