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何在:医院无扳手开氧气罐 致产妇死亡!

jswei69| 2011-10-24 11:40:46
阅读()

  10月21日,网上出现了一则名为《杯具!!!抢救时称无钥匙开氧气罐,导致产妇死亡!》的帖子,帖中称,一位产妇到南川区妇幼保健院分娩后死亡,死因被认为是院方在抢救时无扳手开氧气罐所致,对此,网友们纷纷质疑医院太不负责任。前日下午,记者前往该院进行了调查。

 

  手术前

 

  产妇分娩前体检无异常

 

  前日下午3点,记者来到了该医院,在该院产科手术室旁的病房内见到了死者的家属,以及才出生不到一天,还没有名字的女婴。“儿子的名字都是妈妈取的,现在这个小女儿却没得妈妈了。”家属们说到这里纷纷抹着眼泪。

 

  据了解,死者名叫刘伯琼,今年37岁,从事皮具销售工作,产下的女儿是家里的第二胎。对于事发当天的情况,三名产妇家属:刘伯琼的丈夫田丰胜、弟弟刘洪福和幺姨周长芬共同向记者进行了介绍。

 

  10月21日凌晨1点过,即将分娩的刘伯琼被送进医院,记者从家属手中的病历复印件可以看出,分娩前,医院对刘伯琼的血压等身体情况进行了检查,未见异常。2:31,刘伯琼被推进了手术室进行剖腹产。

 

  手术中

 

  第一幕:出来搬氧气罐

 

  据田丰胜回忆,刘伯琼进去半个多小时后,在产房外等候的三人就听到了婴儿啼哭声。“当时我们高兴惨了,知道是娃娃顺利出生了。”记者看到,病历上的女婴出生时间为3:10。

 

  “我们突然听到里面医生说,氧气罐空了。”田丰胜说,几分钟后,手术室的门突然打开,一名女护士从手术室出来,说是下楼去取氧气罐。“她搬不动,还是我和弟弟下楼去帮她搬上来的。”

 

  第二幕:四处找寻钥匙

 

  “过了一会儿,我们又听到医生喊没扳手开氧气罐。”搬完氧气之后,田丰胜等人心里已有些担心,但随后更让他们不安的事情发生了,女护士再度从手术室出来,去楼下寻找扳手,却发现放扳手的办公室门锁着,于是又折回手术室询问钥匙,根据同事提醒,她找到了挂在手术室的钥匙,再度下楼去取扳手。

 

  “我们当时很紧张,也不知道里面到底什么情况,护士也没说。”田丰胜说,那个护士依然没能在楼下找到扳手,后来又从手术室出去了一个医生下楼去催促。

 

  第三幕:电话送来扳手

 

  “不知道是我的老婆还是孩子要吸氧,我当时担心惨了。”田丰胜说,此时已经过去了十分钟,两名医护人员也没找到扳手,便打了个电话,过了一会,终于来了一个女子,将扳手送到了手术室外。“从搬氧气到找到扳手足足花了20多分钟。”

 

  田丰胜说,目睹了这一系列过程,又一直没有医生通报手术情况,自己和家人再也忍不住了,冲进手术室,发现手术台上的刘伯琼虽然插着氧气管,但脸色乌紫,没有一丝生气,医生这才告诉他们刘伯琼经抢救无效已经死亡。

 

  手术后

 

  现场有两瓶氧气一把扳手

 

  “肯定是手术过程中没有及时供给氧气造成的。”田丰胜呆呆的盯着床上安然熟睡的小女儿,流着泪说,自己老婆的死,医院肯定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现场还没有动过,我们一直保护起的,这些都是证据。”随后,记者在几位家属的带领下,进入到了事发的手术室,记者看到,刘伯琼的尸体依然躺在手术台上,地上还有一大摊血迹,手术灯依然开着,手术室内放着两个氧气罐,旁边桌上放着一把扳手。

 

  院方回应

 

  已将监控录像和病历交给公安机关

 

  疑问1:网友“饮冰飞人”:简直就是严重的玩忽职守,一定要严肃追究相关领导和工作人员的责任。

 

  回应:“现在也不好说医院没有责任,也不好说医院有责任。”该院院长刘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刘伯琼的死因,需等尸检结果出来了才有定论。刘院长还表示已将当时的监控录像和死者的病历交给了公安机关,需等待调查结果。

 

  疑问2:网友“拉斐尔”:作为一个专门的妇产科医院,为什么连在手术前把事前需要的工具准备好的常识都没有呢?

 

  回应:对此,刘院长只强调,手术室有24小时的中心供氧提供给产妇,并称这是有据可查的。随后,他便不再回答记者的任何提问。

 

  疑问3:死者家属王女士曾在10月21日录下了一段其与该院秦副院长的对话视频,记者在视频中看到,秦对氧气罐的使用进行了如此解释:“当看到婴儿抱出来后,嘴唇有点发乌,才搬了一个氧气罐上去给婴儿备用……”

 

  回应:在视频中,家属提出了手术前为何不提前准备,以及最后为何并未给婴儿输氧等问题,秦均未作回应。

 

  死者正在进行尸检

 

  前日下午5点,记者在院长办公室门口看到,医院方由院长刘锋为代表,向死者家属拟定出了一份协议,前晚7点,双方几经协商后,签署了这份协议。

 

  记者看到,协议上显示,医院支付尸检费和尸检前在殡仪馆产生的停尸费。其次,医院暂借给家属两万元,用于刘伯琼的丧葬事宜。再者,院方退还刘伯琼入院后的住院费、输血费。并且支付家属新生儿6个月的营养费6000元。

 

  协议最后提到:签订协议后,家属立刻从医院撤除,并停止一切干扰医院工作秩序的行为,将新生儿抱离医院,医院承诺待尸检结果出来后再做协商。

 

  据了解,协议签署后,死者已被运到殡仪馆停放。尸检人员也已前来进行了2个多小时的检验,该人员向死者家属表示,《尸检报告》预计需等待40天左右。

 

  区卫生局介入调查

 

  记者在现场看到,南川区卫生局的一名杨姓工作人员也在现场调查,并将调查内容记录在了笔记本上,而据田丰胜介绍,该工作人员在调查过程中看过当时的监控录像后,还曾纠正过家属说法,称护士从搬氧气罐到找到扳手时间应该是15分钟,并非家属说的20多分钟。但是当记者向杨先生询问调查情况时,他则不予以回答。昨日,记者再度致电南川区卫生局的沈副局长,对方表示,此事正在调查中,暂无定论。

 

  昨日,记者又致电市卫生局,据相关工作人员介绍,假设手术过程中有需要氧气的可能,那么肯定是该事先准备好。对于氧气罐是否只能靠扳手打开,重庆医科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张恒术称,新氧气罐启用前,需要用扳手将氧气罐上的减压阀螺丝扳开,才能使之运行。

本文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与微微健康网联系。
分享到: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热门推荐

大家都关注